只有青山不改(第八十六章)

时间:2018-08-12 13:59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人气:  评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只有青山不改(第八十六章)

小说投稿,小说征集,中国国际小说网,国际小说网,中国小说网,原创小说网,原创小说




  王得仁到底没有拗过金声桓。
  一大早,王得仁即率着汤进和几个亲兵骑马直奔巡按衙门,他们是给董学成送银子并赔罪的。
  “这三千两银子可是老子的半个家底,如此就送与董学成这个狗贼,老子真不甘心!”王得仁见骑行在后的汤进一直耷拉着脑壳不做声,于是挑起话题。
  “小弟也是没有想到,一阵拳脚下去,倒是给大哥惹下了不少麻烦。真正是窝囊背气!”汤进原本不愿上巡按衙门赔罪,经过王得仁的好说歹说,总算是勉强跟了出来。
  其实,王得仁也不愿上门给董学成赔罪,无奈金声桓对其反复劝导和威逼,想着这金声桓对自己以及手下兄弟也是照顾,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也就只得答应了下来。
  “想当日老子在大顺军中是何等的快活,哪里会受这般鸟气?若不是金大哥的面子,老子真想即刻调起人马,只把章于天董学成等狗官杀得一个不留!然后就推举金哥主事,率着人马杀向南京。若是不成,大不了做回匪寇!”想到这里,王得仁轻吐一气对汤进说道:
  “老子目下也想好一计,你狗日的知晓后可不得乱说。”王得仁说话的神情有几分自得。
  “大哥莫非想好整治董学成的妙计?”问此话时,汤进眼中露出一丝喜悦的光亮。
  “哈哈哈!”王得仁大笑数声接着问道:
  “你狗日的可知晓贡鳌?”王得仁所说的贡鳌乃手下的一个千总,属于官卑职小之人。
  “这贡鳌和董学成又有何干?”汤进不知王得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是觉得事情越说越远了。
  “你难不成忘了?那贡鳌原本和老子一样,都是皇上封的威武将军,后因在北京对明降官拷掠助饷时顶撞刘宗敏,被痛打一顿并贬为千总。他的这条小命还是靠老子给刘宗敏奉上两千两银子才被救下的。”王得仁说此话时神色中有些忿忿。
  “那贡鳌敢是因为是大哥同乡,大哥才出手相救吧?”汤进记起了贡鳌,他知道那贡鳌和王得仁都是米脂人。
  “呵呵,同乡可多着呢!”王得仁说着轻哼一声:
  “老子实实看不惯那刘宗敏仗势欺人!他狗日的仗着权将军的高位,又在皇上的武将中列班第一,哪把其余人等看在眼里?拷掠助饷更是惨无人性,一些个投顺过来的明朝官员生生就被他的酷刑折磨致死。吴三桂的老子吴襄也被他抓入大牢,加之把吴三桂这小子的相好陈圆圆掳入府中糟蹋玩弄,硬是逼反了山海关的吴三桂,害得老子们如今像狗一般!”
  “这刘宗敏端的算是我大顺朝的罪人。”汤进叹息了一声接着道:
  “不过这贡鳌与那董学成又有何关系?”
  “贡鳌这狗日的一直念着老子的好处。这小子可是有着万夫不当之勇!老子已打探得知,数天以后那董学成即要率人前去赣州查巡。老子就令贡鳌率着一班心腹扮作剪径的土匪,在半道上结果了董学成这个狗贼!”
  “哈哈哈!大哥端的妙计!”汤进此时不得不佩服王得仁了:
  “贡鳌乃一小卒,头面上几乎无人得识!他办此事之时我等兄弟都在南昌呆着,董学成丧命可是不好赖在我等头上!大哥实实妙算可比诸葛孔明!”
  “你狗日的倒是会掇臀捧屁!老子粗人一个,怎敢和诸葛亮相比?”王得仁虽是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得意万分:
  “贡鳌那小子老子一直不拔擢与他,实实就是考虑要留下一不抛头露脸的心腹以备不测之需,想不到还真是天遂人愿,使得我等今日能将他派上用场!”
  “哈哈哈!除却了董学成这狗贼,不定那章于天也会收敛许多,届时就不用发愁这班狗贼屡屡前来搜刮我等的钱财了。”汤进此时是一脸的高兴。
  “他娘的,前面就是董学成的衙门了。方才所说之事可千万不要给老子捅将出去,对吕信才和程超这些狗日的也不要提及。老子怕他们酒后乱性,从而惹出事端。”王得仁见快到了衙门门前,于是对着汤进叮嘱了一声。
  “嘿嘿,大哥嘱托,小弟安敢不听?若是小弟说了出去,大哥就割掉小弟的舌头。”汤进涎皮搭脸地说完此话后,心里已是想着如何方能度过眼前这旮烦心事了。

  董学成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这区区三千两银子就能息事宁人?那被汤将军所伤之人乃本按的心腹家人,曾侍奉老太爷多年。如今被汤将军打残不能下地走动,这些许银子如何能够应付?”坐在太师椅上的董学成用手在胸前掸了掸,而后不紧不慢地对汤进说道。
  “这银子虽是不多,可也是末将尽其所有。还望大人高抬贵手。”站着的汤进见董学成仍嫌银少,虽是心中愤恨,但此时也只得委曲求全地对着董学成拱手回话。
  “汤将军若是前日能有现今这般绵条,哪会惹下如此祸事?”董学成鄙夷地看了看汤进,随即转过头来对坐在另一边的王得仁说道:
  “若是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将王将军的部下打伤,王将军会善罢甘休么?”
  “嘿嘿,杂毛自是不会放过,杂毛定要把打伤俺兄弟的家伙揍个半死,若俺兄弟伤得严重,老子就取了他的狗命!”王得仁说罢此话随即话锋一转:
  “俺看大人大人大量,不会真的和俺的这位兄弟计较。这三千两银子大人暂且收下,待我等兄弟宽裕之时,自然不会少了给大人的孝敬。嘿嘿,这样可好!”
  闻得王得仁所说,那董学成鼻子里哼着干笑了两声,然后面朝王得仁说道:
  “即是你王将军发下话来,本按看就这么办着:不加银子也可,只不过汤将军须得为本按前去栖凤楼,将那头牌香芍赎出身来。本按家眷俱在京城,身边少不了得有女子照顾。王将军你看如何?”说罢此话,那董学成即把身子靠紧太师椅,伸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那香芍可是栖凤楼的头牌,赎身至少也得好几千两银子。董学成见王得仁和汤进话软,也就把一股贪心激起。随即用眼将王得仁瞄定,只等着他的回话。
  “大人何必把事做绝!”听罢董学成所说,王得仁心中不觉怒起:
  “汤进兄弟到底也是大清参将,头脸上也是要的!这香芍就是他的相好,如今大人却要他将此人从青楼赎出奉献大人,这将叫我这兄弟今后如何在人前露脸?!”说罢此话,那王得仁即站起身来,对汤进喊道:
  “你狗日的还耸在这里作甚,还不给老子快走?!”
  董学成见王得仁欲走,一时也是怒从心头起,想着你王杂毛不过就是一个归顺过来的匪贼,岂能容得在自己面前口出骂言?于是将茶几之上的茶盅拿起朝地上猛然一摔,厉声对王得仁喝道:
  “好个胆大狂徒!事情未了就想走去?莫说是一个婊子,就是要你王杂毛的老婆陪本按睡觉,你也是不能不依!”
  “你说啥子?!”本欲离去的王得仁闻言转身,一把将董学成当胸提起:
  “俺王杂毛虽是作贼二十年,却也知道男女之别!老子的女人尔也敢动那邪念?实实就是找死!”说罢此话,那王得仁即抡起巴掌,一掌将董学成打了个满脸花!
  “尔竟敢谋反?!来人啊!”董学成虽是口鼻出血,却也拗劲上来,想着自己乃朝廷命官,王得仁不敢更进一步,于是挣扎着对着厅外高喊了一声。
  闻得喊叫,立时就从厅外冲入七八个董学成的亲兵。那些亲兵见董学成被王得仁擒住挣扎,顿时一起抽出腰刀,朝着王得仁和汤进围拢过来。
  “哈哈哈!”王得仁大笑数声接着说道:
  “你说老子谋反?老子就反给你看!”王得仁说着快速拔出宝剑,将剑横在董学成的脖子上:
  “老子乃顶天立地的英雄,安能跪伏于猪狗之辈面前以求苟活?你可告与阎王,就说俺王杂毛反了!”
  “王将军饶命!”此时董学成方才知晓这王得仁是一个不要命的主,他想保住性命。
  “董某再也不敢与将军为难,还请王将军饶过小命。”此时董学成已是浑身乱抖,口气充满了乞求。
  “嘿嘿,如今却是晚了!老子可不会被你这个狗官哄骗!”说罢那王得仁即把牙一咬,手上猛一使劲,眼见得董学成已是颈血飞溅,整个身子瘫了下去。
  “不要让他等走了!”王得仁见进来的几个亲兵欲走,连忙对着仍在发愣的汤进大喊了一声,接着快步上前,几下挥舞,已把好几个砍翻在地。那汤进见状也急抽宝剑,把亲兵杀得是一个不剩。
  “当下如何是好?”汤进拎着仍在滴血的宝剑看了看满地的尸首,颤声对王得仁问道。他知道已是闯下天大的祸事,心中充满了惶恐和害怕。
  “你狗日的真没出息!”王得仁把宝剑在董学成的尸体上来回抽磨了几下,然后插入剑鞘。
  “眼下我等只有反了!你速速令衙外我等带来的亲兵守在这巡按衙门之外,任何人等一概不得入内!老子即刻返回营中布置,做好起事准备。然后老子即上门告知金大帅,祈望他能与我等同反!”王得仁说罢就欲出门。
  “若是金声桓不反,我等又将如何?”汤进对金声桓的态度有些担忧。
  “他若是不反,大不了老子在他面前自刎谢罪!这事老子一人担了!届时你等狗日的几个就跟随着金大帅,好生看好老子的婆姨和儿子!”想着自己还未出世的儿子,王得仁说此话时不由心下唏嘘,眼角有些湿润。
  “金声桓若是不反,我等就率兵离去,即便落草为寇好歹还有得大哥做主!”
  “放肆!”王得仁对汤进接着喝道:
  “金大哥待俺不薄,若是我等离去,朝廷定然将他问死。俺王杂毛可不能做下不义之事!”说罢此话,那王得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厅。

  “你把董学成杀了?!”坐在提督府太师椅上的金声桓闻得王得仁所讲,立时将双眼瞪得鸡蛋大小,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杀了!”王得仁倒是心底坦然:
  “那狗官当着小弟面前,说要睡小弟的婆姨,实在是欺人太甚!”
  “哎呀!那章于天董学成早就对我等搜根剔齿地找着不是,我等须得隐忍才是!可如今你岂是在撩蜂剔蝎?你是踢天弄井给闯下了天大的祸事!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金声桓说罢起身,只是在大厅内背着手来回走动,心里也是慌乱如麻。
  “俺看大哥不如就随我等反了这清廷。我等在此振臂一呼,不定就万方相应!那鞑子太过可恨,大哥东征西讨,打下了江西大部之地,也不过官封提督总兵官,还要受章于天那狗官的节制。若光是这些也罢,那些个狗官还屡屡勒索敲诈。如此骑在头上拉屎之事,小弟实实难忍。”
  “唉!”金声桓看了一眼堂中挂着的那个“忍”字,深叹一口气对王得仁摆手说道:
  “你赶紧率着手下人马走去,至于汝去往何处,为兄只能愿你自求多福了!”
  “小弟岂可弃大哥而去?!”王得仁说着“咔哧!”一声拔出宝剑:
  “小弟若走,朝廷岂会放过大哥?章于天这家伙也会乘机投井下石。若大哥不愿随小弟起事,小弟即刻自刎于大哥面前,小弟已作交代,帐下人马还是跟随大哥,如此大哥就将罪过推在小弟一人身上,也好向朝廷交差!”
  “你这是要了哥哥的性命!”金声桓也是眼疾手快,一把将王得仁抹至脖颈的宝剑夺下扔于地上。
  “罢,罢,罢!”金声桓跺了跺脚,然后恨声说道:
  “我等兄弟,为兄焉能看着贤弟去死?!我等即便起事,也须打着大明的旗号!如此方能聚集人心。还有那章于天带来的八百汉旗军马我等不能小觑,须得斩光杀尽!起事之后,即派出心腹之人前去福建湖南各处联络明军,若有他等相援,大事或有可为!”
  “小弟闻得那前阁部姜曰广亦在南昌,我等竖起义旗之后,可登门求贤,他若出山,定能号召四方!大哥以为如何?”王得仁说此话时是一脸的兴奋,他为金声桓能随着自己一同起事感到万分高兴。
  “哈哈哈!那是自然。”金声桓回身坐上了太师椅。
  “昨日那章于天来我府上催逼本帅让贤弟率着汤进前去给董学成那狗贼赔罪,临走之时,一股狂风平地而起,那狗官险些被吹倒的大树压死,那风猛异无比,随即大雨如注,本帅曾嘀咕叹道:‘真个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也!’想不到竟一语成箴。看来我等举事亦是顺天而为!”
  “小弟来找大哥之前,已回营安排,小弟手下的将校都愿追随。现在只虑大哥帐下的将领是否能与我等同心,若有卖靠之人,只怕会留下隐患。”王得仁对起事还有着一些担忧。
  “贤弟无须担忧,我金声桓的手下是何样人等本帅岂会不知?他们可都是追随本帅多年!只要本帅令下,他等何敢不遵?不过眼下要紧之事一是即刻召集众将前来宣布起事;二是速速派出兵马捕杀章于天这一班狗官。若是让他等逃去或是麾兵抵抗,届时对我等可不是一件好事!”说到这里,那金声桓即对着堂外高呼一声:
  “快来人啊!”
  立刻就有数名亲兵闻声而进,齐齐对着金声桓拱手问道:
  “大帅有何吩咐?”
  “尔等几个速速传令游击以上的将领火速前来督师府议事。若迟即斩!”
  待几个亲兵快速离去后,金声桓回身看了看仍是满脸兴奋的王得仁,乃长叹一声说道:
  “想不到我金声桓也有着被逼上梁山的一天。”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今明大事 关注今明头条
  • 关注今明微信 时刻在线浏览

关于今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