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人民海军舰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始末

时间:2019-04-15 12:0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人气:  评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揭秘:人民海军舰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始末

20世纪70年代,我军战略防御的重点是北面,因此海军的主要兵力都驻扎在东海和北海舰队。


揭秘:人民海军舰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始末

  编者按 :《福建党史月刊》发表文章《1974年,人民海军舰艇编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1974年1月19日西沙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考虑到当时南海舰队兵力不足的实际情况,海军根据南海舰队的要求,向中央军委请示,将东海舰队的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调往南海舰队,以加强南海舰队的兵力,防止南越当局组织海空军部队对我西沙进行反扑(当时南越有美制驱逐舰9艘)。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中央军委委员邓小平同意了海军的建议,经报周恩来总理和毛泽东主席同意后,中央军委以特急电报形式批复海军,同意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调往南海,并指示福州军区担负起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南下通过台湾海峡时的组织指挥和掩护任务。摘编如下。

  西沙战事急,东海护卫舰大队调南海

  20世纪70年代,我军战略防御的重点是北面,因此海军的主要兵力都驻扎在东海和北海舰队。驻守在浙江舟山的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是当年海军的主力战斗部队,该大队装备有4艘从苏联进口的“里加”级导弹护卫舰。该护卫舰满载排水量1320吨,长91.5米,宽10.1米,吃水3.2米,以2台柴油机为动力,航速28节,主要武器装备为100毫米和37毫米火炮。我人民海军于70年代初对其进行了改装,装备了上游一号舰对舰导弹发射架两座。1974年1月19日西沙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考虑到当时南海舰队兵力不足的实际情况,海军根据南海舰队的要求,向中央军委请示,将东海舰队的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调往南海舰队,以加强南海舰队的兵力,防止南越当局组织海空军部队对我西沙进行反扑(当时南越有美制驱逐舰9艘)。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中央军委委员邓小平同意了海军的建议,经报周恩来总理和毛泽东主席同意后,中央军委以特急电报形式批复海军,同意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调往南海,并指示福州军区担负起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南下通过台湾海峡时的组织指挥和掩护任务。

  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海军紧急部署东海舰队执行调动计划,由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中将具体组织指挥和实施。考虑到当时“贵阳”号护卫舰正在船厂中修,东海舰队决定先组织“昆明”号、“成都”号、“衡阳”号三艘护卫舰南下,“贵阳”号待修舰结束后再南下。

  由于此次行动是我海军护卫舰编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南下,军事敏感性相当高,任何不慎都有可能引发海峡两岸局势的紧张,因此对保密工作的要求十分严格,整个行动被中央军委定为机密级,除主要首长和作战部门知道情况外,对其他人员严格保密。东海舰队命令护卫舰第18大队执行南调任务时,并未告诉部队是调往南海,而是作为执行正常的春节战备出海巡逻任务,进行备航工作。东海舰队通知护卫舰第6支队做好“昆明”号、“成都”号、“衡阳”号三舰的出海准备工作,务必于1月22日起航,巡逻海域为浙江南部海域。东海舰队司令员马龙少将亲赴舟山组织部署。

  护卫舰第6支队按照东海舰队的通知要求,在第一时间内组织好出海编队。第6支队副支队长严恩明带领支队政治部保卫科科长黄铁须等10多名机关干部随编队出海,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军政主官也随舰出海,组成的海军编队以“昆明”号为指挥舰,严恩明为编队指挥员,编队序列:“昆明”号为一号舰,“成都”号为二号舰,“衡阳”号为三号舰。

  1974年1月22日(农历大年三十)早晨6时许,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三艘导弹护卫舰,在护卫舰第6支队副支队长严恩明的率领下,由舟山起航,驶往浙南海域。当时编队大部分官兵都认为这只不过是海军组织的例行性节日战备出航检查,可能下午就会返航靠码头过年。因为当时有不少的干部家属来队与爱人一起过年,谁都不会想到这是调往南海的行动。可见当年部队保密工作做得多么严密和到位。

  海军编队出舟山过韭山列岛、鱼山列岛,一直向南航行,这期间,黄铁须科长听取了编队的战备情况汇报。许多官兵对此疑惑不解,怎么编队越走越向南去,这可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但大家认为可能到了温州附近海域就差不多返航了。中午11时许,根据东海舰队命令,编队在大陈岛锚地抛锚,这时突然有两艘护卫艇驶向编队,并靠上了“昆明”号,护卫艇不仅送来了不少年货,而且还有一捆从沙埕到广东湛江以及西沙附近的海图。随艇行动的舰队首长向南下编队的领导传达了东海舰队和海军的命令,就是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三艘导弹护卫舰立即南下,通过台湾海峡,加入南海舰队的作战序列,保卫西沙群岛。这个命令传达以后,大家才明白了这次行动的目的和到达的地点,官兵们都非常激动,感到能执行这样的任务十分光荣。

  根据东海舰队的命令,担任指挥舰的“昆明”号制定了从大陈到福建沙埕的航行计划,编队起锚驶向沙埕港,于22日15时抵达福建沙埕锚地锚泊。

  编队过海峡,各级首长坐镇来指挥

  福州军区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后,认真组织实施了海军编队通过台湾海峡的计划,军区司令员皮定均中将坐镇军区作战指挥室,并定下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决心。这是新中国成立25周年来,我军海军舰艇编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南下,其重要的军事和政治意义不言而喻。

  对此,福州军区司令部制定了海军编队通过台湾海峡的护航方案和海上情况处置预案,在获得中央军委批准后,皮定均司令员下达命令:海军福建基地组织多支护卫艇、鱼雷艇编队进入沙埕、东冲、东山、崇武等8个港澳口内待命出击;福建海岸炮兵进入阵地,做好射击的准备;福建沿海海空军雷达站全线开机,观察掌握我海军编队三艘军舰南下台湾海峡的舰位和空情;海军福建基地派出有经验的航海人员,为海军编队南下领航;驻闽空军在福州、漳州机场的歼击机进入起飞待命状态,飞行员要坐在座舱里,等待命令起飞;福州军区技侦部队加强对台湾国民党海空军部队调动出动情况的掌握;所有担负掩护任务的部队进入一级战斗准备,担负任务的领导干部一律坚守岗位。并要求上述兵力行动必须在1月22日16时前部署到位。

  海军编队驶离舟山后,皮定均司令员就派福州军区副司令员朱绍清少将率军区作战、情报、通信等有关人员组成工作组,驱车200多公里来到沙埕港。海军编队抵达沙埕港后,朱绍清少将登上了“昆明”号护卫舰,在听取了编队指挥员严恩明副支队长南下准备工作情况的汇报后,他传达了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对编队全体官兵的问候,并向编队指挥员交待了南下途中的情况处置原则规定和注意事项,如国民党舰机拦截我们怎么办,国民党舰机对我攻击怎么办?福州军区工作组还要求海军编队在过台湾海峡时,从东引岛至金门以东之间的海域,要保持无线电静默,只准收听,无特殊情况不准发报。朱绍清少将要求海军编队对部队进行动员,切实做好南下途中的政治思想工作,保证安全圆满通过台湾海峡。

  海军编队的官兵们在明确了自己的使命和任务后,纷纷向各舰党委写决心书,表示接受党组织的考验,坚决完成好这次南下任务。

  据参加此次领航任务的海军福建基地司令部航海保证处领航组原副组长林春恩回忆:1974年1月22日早晨,他和基地领航组组长董平安以及领航员李义章、胡信荣,被基地作战处长么兴远召集到基地作战指挥室,基地司令员张先军向他们传达了中央军委和福州军区海军首长关于确保海军南下编队安全的指示,提出了这次领航的任务和目的,南下航线制定的具体要求,要求领航组克服困难全力以赴,圆满完成这次领航任务。董平安、林春恩等人接受任务后,迅速准备了台湾海峡有关航行资料和水文气象资料,并结合过去的领航经验和台湾海峡的实际情况,制定了海军编队南下的航行计划,确定了航线,并报基地首长批准。

  考虑到海军编队是首次南下通过台湾海峡,航线经过国民党军控制的东引、马祖、白犬列岛,以及乌丘屿、大金门外侧等岛屿的情况复杂等因素,领航组按照福州军区首长的指示和要求,经过慎重分析和研究,制定了海军编队南下的最佳航线。这条航线不是从台湾海峡中线直接南下,而是靠近福建沿岸,在福州军区兵力掩护范围之内,并且南下航线右侧有海峡两岸在福建沿海岛屿设置的导航灯塔,这些灯塔射程都比较远,可以为海军编队南下进行导航定位。在当时人民海军尚未装备卫星导航系统的情况下,我海军舰艇导航主要是依靠雷达和陆标定位。考虑到这次情况特殊,并且是夜间航行,海军编队南下的航线制定必须慎之又慎。最后确定海军编队的航线是:从福建沙埕港起航,第一个转向点为福建台山岛,在台山岛以南转向后进入海军编队南下的主要航线;第二个转向点为东引岛;第三个转向点为福建牛山岛;第四个转向点为崇武以东海域;第五个转向点为龙海东锭岛;第六个转向点为广东南澎岛,最后到达广东潮阳的企望湾。

关键词:海军 编队 台湾海峡 护卫舰 通过 航线 编辑:admin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今明大事 关注今明头条
  • 关注今明微信 时刻在线浏览

关于今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